1月14日下午16时许,村民杜老汉趁着即将来临的暮色,赶着自家的羊走往榆林市横山区白界镇苏庄则村废瓦厂附近的山上。突然,他隐约听到一阵婴儿的哭声。这荒郊野外,附近并无住户,怎么会有婴儿呢,杜老汉只当是自己听错了。但是很快,他又听到一阵哭声。杜老汉遁着哭声找到了一个掩于土丘之后的箱子,里面放着一个婴儿,孩子周身只有一条毯子包裹着,身边并无其他东西。

杜老汉拨通了报警电话,随后他又挂断了电话。他看到箱子里的是个男婴,而且脐带尚未完全脱落,是刚刚出生的。杜老汉看着可怜,就将孩子抱回了家。但杜老汉的家人面对孩子的到来,态度与杜老汉截然不同,“现在养一个孩子多费钱啊,将来的教育更是大问题”“要带自己的孙子又带这么一个孩子,谁知道是不是有什么病啊”“又不知孩子的父母是谁,家在哪里,将来会发生什么”。

虽然不同意把孩子送出去,但是杜老汉私下里也在四处打听,看能不能帮孩子找到自己的亲生父母。谈何容易。眼看着孩子一天天成长,吃的奶粉也一天多过一天,孩子的亲生父母也未找到,杜老汉告诉自己,就让这可怜的孩子跟自己过个年吧,过完年就送给派出所或救助站去管。

3月5日凌晨,再也无力抚养孩子的杜老汉终于拨通了白界派出所的电话。了解情况后,派出所民警立即驱车来到杜老汉的家中。杜大娘得知民警要带走孩子,又给孩子冲了一壶奶粉,“让这可怜的孩子再吃点吧。”

杜老汉的善意深深感动了民警,随后几天,民警介入调查,走访群众,查找孩子的家人。多方努力无果后,民警带着孩子和杜老汉来到民政部门寻求救助。

3月12日,民警将孩子委托给榆阳区儿童福利院,福利院当即给孩子取了个好听的名字:榆某某,民警还跟福利院约好,以后孩子有什么需要民警会随时相助。杜老汉的一颗心也落了地。  

回来的路上,民警一路宽慰杜老汉,“我们会继续查找孩子的父母,用法律手段追究孩子父母的责任,让孩子早日回到父母身边,现在政策这么好,孩子一定会平安成长有个美好的明天”。

谢晋 罗慧 本报记者 刘美

  • 微笑
  • 流汗
  • 难过
  • 羡慕
  • 愤怒
  • 流泪

点击排行

评论排行